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經濟縱橫 > 信息聯播 > 正文

農場變身記——大安市原喆家庭農場的轉型發展之路

2019-02-22丨來源: 吉林日報

原喆家庭農場主人寇金有和他的稻田

改造前的鹽堿地,土壤板結,農作物難以生長

 

稻花香里,收獲著全年的希望

站在路中間,一邊是斑斑點點的白色鹽堿地,寸草不生;一邊是平整的稻田地,稻田地里正孕育著春天的希望。這里是大安市兩家子鎮原喆家庭農場的地塊。這塊土地所見證的蛻變,既是一座農場的華麗轉身,也是大安市鹽堿地改造的一個縮影。在我省西部土地整理的大背景下,伴隨著改良鹽堿地的進程,生態環境得到改善,種植結構得以調優,優質農產品的生產開始落地,農業增收邁向了“加速度”。

思維轉向 從河套地到鹽堿地

1998年,寇金有在大安市豐收鎮承包了130公頃地,成立了原喆家庭農場,大面積種植水稻。在當年,這些地塊都屬于比較好種的“河套地”,土質不錯,產量穩定,農場的經營慢慢走上正軌。

那時的寇金有沒有想到,曾經讓人一籌莫展的鹽堿地,會成為如今的“香餑餑”。原喆家庭農場所在的大安,是一個鹽堿地大縣,18.86萬公頃的未利用地中,鹽堿地就有11.1萬公頃,占未利用地面積的58.8%。幾十年來,隨處可見的鹽堿地上,隨風刮起的陣陣白煙,是人們早已習慣的生態環境。

進入新世紀以來,情況發生了改變。2006年,總面積2.33萬公頃的大安灌區建設正式開工。歷時6年,到2013年,已建成131座各類建筑物。通過這一工程,將嫩江的水資源引進廣闊的鹽堿地中,進行土地改良,整理出2.1萬公頃的水田,大大改善了大安的生態環境和種植條件,為種植結構的調整,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隨著鹽堿地改良的前景成為現實,位于兩家子鎮的475公頃鹽堿地,開始尋求耕種者。

經過15年的家庭農場經營,正需要擴大種植規模的寇金有,看中了這片鹽堿地的潛力。

可是,家人不太支持他的想法。當地老百姓有句話,叫“有仇不用報,勸你種水稻”,就是形容在鹽堿地上種水稻的難度之大。種種困難,寇金有不是沒有想到,但他說:“我相信國家的科學技術,鹽堿地要是不出水稻的話,國家不會出這么多錢來改造鹽堿地的。”

市里給出的承包價是每公頃1750元,5年一交錢,30年不變。這個政策,大大減輕了寇金有的經濟負擔,讓他覺得,應該拼一次,去調整農場的發展方向。

2014年,原喆家庭農場正式在兩家子鎮扎根落戶。有了引進田間地頭的嫩江水,寇金有咬咬牙,把農場經營多年的積蓄,大筆大筆地投進了鹽堿地里。

科技助力 從絕收年到豐收年

幾年前,家住附近太山鎮的傘海波來到原喆家庭農場工作。恰逢農場剛剛開始試驗鹽堿地的改造。

看到白花花的鹽堿地,傘海波不太相信這里能長出水稻。剛干了幾天,他就向寇金有要工資,“怕稻子出不來,你不給我開工資呀!”

寇金有倒是不怕,他心里有底。2014年,他投入300萬元,種了20多公頃實驗田,揚完肥料,就開始插秧。然而,到了秋天,只結出一些小稻穗,穗上只有幾個粒,“購置的收割機都用不著,水稻長得不像樣”。他請教了專家和技術人員,用60袋脫硫石膏改造了0.07公頃地,效果很好,田里的水變得清澈了,水稻苗也茁壯生長起來。

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經驗,從2015年開始,農場大面積使用脫硫石膏,進行鹽堿地改造。傘海波眼看著數千噸的脫硫石膏被撒進了廣闊的鹽堿地里。光是一公頃地的改造成本,就要5萬元。

寇金有說:“改造鹽堿地,不是一年就能改成的,技術都是逐漸摸索的。農場也走了不少彎路,現在改造一公頃地,能比原來省2萬元,3萬元就能改造出來一公頃地。”

隨著改造技術的逐漸成熟,產量也逐年攀升。2016年,農場的200公頃地都具備了水稻種植條件,當年秋天產了60萬斤水稻,每公頃產二三百斤。2017年,水稻產量達到了200萬斤。經過數年的土地整理和基礎設施建設,到2018年,絕大部分的鹽堿地都已改造成功,進水農渠和毛渠全部實現了管網覆蓋,共投入1.5萬噸脫硫石膏,種植面積達到了400多公頃,產量近410萬斤,每公頃產水稻達到1萬多斤。

隨著種植面積的逐年增長,農場用工量也越來越大,每年都能解決150多人的外出務工問題,發出的勞務工資達140多萬元。傘海波的收入也上漲了,一個月能賺到4000多元,過上了安定的生活。

品牌升級 從普通米到優質米

昔日鹽堿地,今朝稻花香。“你這地,整成了!”趕牛經過的村民對寇金有豎起了大拇指。

但他明白,地里還有些“小毛病”,“2018年,地里有的地方還疙疙瘩瘩的,機器沒深耕進去,地特別的硬,稻子扎不了根,就沒有產量。”

今年,原喆家庭農場要把這些問題一并解決,深耕15厘米至20厘米,把往年浪費的田地都利用起來。寇金有掰著指頭,算出了數字:“今年產量,我看增加個200萬斤,沒有問題。”到2019年秋天,這片由鹽堿地改良而成的稻田,將達到穩產、豐產狀態。

當產量不再成為主要問題,稻米的質量將直接決定農場未來的發展。

傘海波告訴記者:“同樣的稻種,河套地種出來的大米口感,跟這邊鹽堿地種出來的沒法比。”經鹽堿地改造的處女地,未施用過化肥,地力很健;隨著種植年頭的增長,爛在地里的水稻根越多,有機肥就越多,土壤會越發肥沃;天然含堿的土地,又會產出獨特的弱堿米,煮出的粥又黏又滑,口感良好。

種種優勢,使寇金有下定決心,要在這塊地上,發展優質水稻種植,打出“品質牌”,做出自家弱堿米的品牌。

依托種植規模擴大的基礎,原喆家庭農場成立了自己的米業公司,創建了自己的大米品牌,銷往全國多個省市,取得了不錯的經濟效益。2018年,銷往深圳的大米,賣出了每斤60多元的高價。

截至目前,原喆家庭農場已有52棟育苗大棚和1座日烘干量400噸的烘干塔,并完成了大米加工生產線的建設,每日加工量可達30多噸,年生產銷售大米達1000噸以上。負責生產線的工作人員介紹:“這條生產線能加工多種大米,要拋光的精米也有,要不拋光的糙米也行,能夠滿足消費者的不同需求。”

從2014年起,農場就已引進國內外大型農機具,實施全程機械化的種植,采用科學的田間管理技術,提高生產效率。

現在,農場實現了產業鏈經營,成為集糧食示范種植、收購、烘干、加工、銷售、倉儲、物流于一體的農業產業化企業。面向未來,寇金有懷著更多的打算:“今年已經加工了200多噸米,銷售出去了。但這是不夠的,生產規模要逐年擴大,大米品質要進一步優化,讓市場去認可。” 記者 劉佳寧


責任編輯:蔡彥霞

一周推薦

24小時熱聞

高端訪談

頻道推薦

品牌吉林

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网址 网上怎么买彩票 比分网篮球 专业玩彩 真人欢乐捕鱼 福彩双色球开奖号码 能赚钱但是不聚财 黑龙江时时软件 期期精准三肖六码 西游争霸四海归一手机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