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高端訪談 > 正文

吉林日報社總編輯陳耀輝對話“歌壇常青樹”李光羲:歌聲里流淌的“文化自信”

2018-01-10丨來源: 吉林日報

  他是新中國舞臺上第一批排演的西洋歌劇《茶花女》《貨郎與小姐》的男主角,也是人們耳熟能詳的《北京頌歌》《祝酒歌》的演唱者,更是舞臺上永遠英姿勃發、神采飛揚的“歌壇常青樹”。他的每一次登場,都和大時代的命運息息相關,他的每一次放歌,都承載著一代代人難忘的記憶。他曾說,他這輩子最幸福的兩件事:一是選擇了自己的愛好為職業,二是與志同道合的王紫薇相伴一生。

  他就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。今天,他以近90歲的高齡仍然笑傲舞臺,展示了老一輩藝術工作者的執著堅守。讓我們乘著歌聲的翅膀,體味他那永不停息的青春和激情——待到理想化宏圖,咱重擺美酒再相會!

11.jpg

從天賦到堅持:音樂之路沒有捷徑

  陳耀輝:

  提起您的名字,在中國真可以說是家喻戶曉。看到您在舞臺上唱到89歲這樣的高齡,并且在每個時代都受到觀眾的喜愛和歡迎,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一代,會認為您的藝術之路一帆風順,是這樣嗎?跟我們介紹一下您最初是如何走上音樂道路的?

  李光羲:

  我想,我首先要感謝父母給予我的先天條件。除了嗓音,我對音樂的感覺,耳朵的靈敏度,后天的努力和勤奮,這些都構成了我能走上音樂道路的必備因素。

  其實呢,我的藝術之路還有一個特殊性,那就是我從來沒有正式地學過聲樂。音樂藝術講究科學的樂理,發聲、表演,都有系統的理論。我小時候,愛看京戲、北方大鼓和外國電影,愛聽唱片,還進了教堂的唱詩班,接觸到許多西洋交響音樂,學會了五線譜。喜歡聽歌,然后就跟著唱。我就是完全憑著自己的實踐和悟性,憑著自己對音樂的熱愛慢慢摸索出來的。那時,我常常對著名演員、大演員的歌曲反復揣摩,聽了唱,唱了聽,大家對我的鼓勵也增強了我唱歌的信心。 

  我17歲時,因父親去世,高中二年級還沒讀完就接替父親進入家鄉天津開灤礦務局工作,肩負起了養家的重擔。但我從來沒放棄過音樂的夢想。解放后,文藝工作者再不是“下九流”,音樂工作者也成了革命工作者,這就更增加了自己走下去的信心。1953年,我加入了中央歌劇院,1954年冬天,我舉辦了第一場音樂會。唱完后,觀眾的掌聲經久不息,紛紛叫好,不讓我下臺。

  我們過去演出,都是“打游擊”,走農村包圍城市的路線,用的是土臺子。解放后,周總理說,要把文化藝術傳播給老百姓,推行劇場藝術,用好的戲劇打動觀眾。1955年,歌劇院排演了我國第一部西洋歌劇《茶花女》,我在其中扮演男主角阿爾弗雷德。隨后,一劇走紅。我想,如果給“成名”定個標準,那就是觀眾的熱烈歡迎,大家喊著不讓你下臺,我覺得,那就是成功了。

  陳耀輝:

  您曾說過,音樂是您的天堂,因為天堂里什么都有。我們知道您在40多歲時患上了喉肌弱癥,甚至不能發聲,后來您硬是憑借自身努力重新迎來了音樂高峰。冰心老人曾經題詞勉勵您:“走自己的路,唱自己的歌”,請跟我們談一談,一路走來,您是如何在歌聲中修煉技藝和人生的?

  李光羲:

  年輕的時候,我對音樂充滿了熱情,也為了彌補過去不能盡情唱歌的遺憾,誰來請我,我都去唱,也不要錢,有時一天甚至唱好多場,最后把嗓子的肌肉唱壞了,說不出話來。1956年以后,我便開始慎重了。我明白,只有保養好自己的身體,保護好自己的嗓子,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,為社會作出更大的貢獻。

  我認為,文藝工作其實很難。你所創造的東西,是不是能長久地留在觀眾的心中?是不是能讓大家念念不忘?同時,文藝工作者也要根據不同的歷史時期,與時俱進,隨時積累自己的曲目,要在人生的不同時期都有自己新的、代表性的東西。就像小說家,一生不能只出版一本小說。那么同理歌唱家也是一樣的,只有不斷增加自己的人生閱歷,才能提高音樂表現力。這么多年來,我一直都有自己新唱的歌。近幾年,85歲以后,應電視臺邀請,除了歌劇、曲藝、民歌等,我又接觸了一批通俗音樂,《執著》《讓我歡喜讓我憂》《牽手》《大笑江湖》《花房姑娘》《小蘋果》,跟李谷一演唱《何日再相會》,跟滿文軍演唱《懂你》……

  我沒有按照通俗音樂的唱法發聲咬字,而是加入了自己的發聲、咬字,用自己的聲樂表現,來演唱我所理解的內容。很多年輕歌手聽后都跟我開玩笑,說:“李老師,您這么大歲數了,還跟我們搶‘生意’啊”。現在,我每演唱一首通俗音樂,就會有很多朋友給我來電話,說:“哎喲李老師,您又在撒歡兒呢!”

  去年六一兒童節前夕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少兒欄目組邀請我和幾位“80后”老藝術家為兒童節錄制節目,我們6個人,年齡加在一起500歲。我唱了兒歌《春天在哪里》《快樂的節日》。很多人打來電話,說:“您簡直神了。”

  現在隨著我們國力的增強,借助電視傳播,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。凡是有華人的地方,都能看到我們演出的節目。習總書記經常說,要講好中國故事。我覺得我們唱歌也是在講中國故事,在傳遞我們的文化自信,在發出“中國好聲音”。世界各地的朋友,經常給我打電話,說看到我的節目了。這種成就感帶來榮譽感,讓我感覺自己活得很有價值,這也是我歌唱的動力之源:我活到現在,還有點兒用,還能為推動我們中國文化的繁榮興盛作點兒貢獻。

  陳耀輝:

  1964年,您出演大型音樂舞蹈史詩《東方紅》,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關懷和指導,那一定是您終生難忘的歲月。1976年周總理逝世后,您的那首《周總理,您在哪里》讓無數人潸然淚下。今年是周總理誕辰120周年,請您回憶一下您印象中的周總理。

  李光羲:

  周總理是我印象中少見的偉人,為中國的革命、建設事業鞠躬盡瘁,他受到全世界政治家的敬仰。我想我是非常幸運的,因為周總理在1955年聽了我的歌后,以后的19年我們一直聯系密切。總理對我的提攜,給我的鼓勵真是太大了。那時候,毛主席和外國客人會談、吃飯,飯后要出點小節目,周總理就說:“把李光羲叫來。”這種榮譽真是太難得,也讓人太難忘了。1958年初,我在“反右運動”中被下放到河北省撫寧縣海陽鎮崔趙莊當起了農民,和老鄉同吃同住同勞動。9個月后我回家探親,見劇院派了200多人的演員隊伍,去歐洲演出。后來,周總理審核節目,把我從農村調了回來,到蘇聯演出。1972年,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在中國避難,過50歲生日時,說“給我過生日最好唱我的歌,請抒情歌唱家唱。”又是周總理將我調了回來。

  這樣,每每在最關鍵的時刻,周總理都在幫助我。我們的科技界、教育界、文藝界等各條戰線的同志,都對周總理深深敬仰。1976年1月8日清晨,當收音機里傳出周總理去世的消息,我心里萬分難過。剛好那時詩人柯巖和施光南,合寫了一首《周總理,您在哪里》,這首歌給了我,看到歌片我就哭。后來,我在臺上唱,所有底下的觀眾都在掉眼淚。這首歌,就是人們心中的經典,真實地反映了人們的心聲,歌頌了一代偉人。

  有一件事情我至今難忘,那是1956年,我參加歌劇《茶花女》的演出,首演是在北京的天橋劇場,這個劇場是按周總理指示,參考國外劇院的規模,建造的國內第一個不同于舊戲園子的現代化歌劇院。當天,周總理親臨劇場觀看,我在演唱時,周總理白凈的臉龐和兩道濃眉無意中吸引了我的目光。但后來演著演著發現,他坐的座位空了,我想可能總理太忙,中間退席了。后來才知道他換了樓上樓下幾處不同角度的座位去聽音響效果。演出結束后,總理上臺來祝賀我們演出成功,并對樂隊說,請他們調整伴奏的位置,拆掉“音墻”,不要用大音量壓住演員的聲音。當時的劇場有1500個座位,我們演唱是按照國際標準,不用“麥克風”電聲擴大的。

  陳耀輝:

  每位歌唱家,都有自己的代表作。您的代表作,應該就是那首膾炙人口的《祝酒歌》吧?從1978年演唱至今,它成了“經典中的經典”,40年來,讓一代又一代人為之心潮澎湃。當年,這首歌的唱片還創下了不到一星期就賣出100萬張的記錄。除了《祝酒歌》,您的其他歌曲,如《何日再相會》《太陽出來喜洋洋》《北京頌歌》《牧馬之歌》《延安頌》《紅日照在草原上》等等,也都被廣為傳頌,至今長唱不衰。您的每一首歌都和時代的進步息息相關。您如何看待經典老歌的傳承?如今您已經年近90高齡了,仍然不辭辛苦地全國各地演出,凡事親力親為。現在,很多演藝界的年輕人成名很早,但卻遺憾地“曇花一現”。作為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您如何看待這樣的現象?您對今天的年輕同行們,對他們的歌唱事業,有什么樣的寄語和期待?

李光羲:

  1978年,我演唱了《祝酒歌》,這首歌簡直震動了寰宇,不到一星期就賣了100萬張唱片,創下了紀錄。這首歌,反映了粉碎“四人幫”后人們的喜悅心情,傳達了億萬人民共同的心聲,而且,歌曲極富藝術性。我想,這些都是它能夠長久地占據人們心靈的原因。

  總體而言,我想,演唱歌曲一定要讓人喜聞樂見。作為歌唱家,反映時代,反映生活,給人帶來美感,這是我們的責任。從小,我就想,我一定要唱李光羲自己的歌,讓別人知道我的特色,抄襲別人的,沒有意思。有些歌唱家,唱了一輩子,沒有自己的歌。所以,在每個歷史時期,我都有自己積累的名曲。這六十幾年,才能不間斷地在唱。其實,改革開放就是要創新、超越,這樣才能創造中國特色,超越前人。我自己從藝術的道路上,慢慢悟出了這樣的道理。

  現在的年輕人,有才華的大有人在,但唱歌多以模仿為主、人云亦云。當然,如果是在學習演唱的早期,這種現象也是很正常的。為什么我出的帶子能特別受歡迎?我有別于其他通俗音樂的特點就是:我用自己真實的聲音,語言特別講究,觀眾聽得明白。而且,在我的歌唱生涯里,每個時代,幾乎都有新的歌曲推出,如此,觀眾才能百聽不厭。推而廣之,做任何事情,都要有自己的特色,有自己的堅持,這樣才有價值。

  對年輕人而言,我想說,人最關鍵的,首先是要立志。做什么樣的人,必須明確。第二是要量材。人得知道自己的特點,長處,不能好高騖遠。另外,必須走一條長路,我們國家的很多大科學家、大藝術家,都是積累了一輩子的。雖然我們的生命都很短暫,但是你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延續自己的生命,一切命運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22.jpg

李光羲與夫人王紫薇

  陳耀輝:

  熟悉您的人都知道,您和夫人王紫薇女士伉儷情深,相依相伴相濡以沫。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,您和夫人的故事,就是年輕人向往的最浪漫的愛情故事。今天,在這個紛繁多變的時代,您認為,年輕一代如何才能找到并擁有屬于自己的幸福?

  李光羲:

  我們倆1953年認識,1957年結婚,到今年已61個年頭了。我倆志同道合,性格也比較接近。我愛人很能干,在北京大學醫學院教了一輩子書,在生活中總是特別有辦法,對我照顧既體貼又周到。現在老了老了,我們倆更加形影不離了。估計你們都不知道,她還是諾貝爾獎獲得者屠呦呦的小學妹呢!

  兩年前,我在中央電視臺演播廳演出時,不小心從舞臺上掉了下來,摔壞了腿,膝蓋置換成了合金鋼的。從那以后,我愛人王紫薇就放下了手里所有的事情,全心全意地照顧我,陪著我,她對我的幫助特別特別大。

  婚姻是人生大事。一個人是單獨的人,一個個婚姻組成的家庭才是社會最基本的細胞。人類社會的發展、穩定,從小處說,靠的正是婚姻。婚姻絕不是可有可無的。婚姻既符合人的自然需要,同時也是和諧社會最基本的因素。我想,在婚姻上一定要有理想,找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人,但又不能過于理想化。所以,愛情是個非常難的事,它不是憑自己的主觀愿望就能實現的。能擁有美滿的婚姻對于一個人來說,是非常幸運和幸福的。美滿的婚姻既能輔助事業,又能使雙方以更好的方式和心態養育子女。所以,希望我們的年輕人一定要嚴肅認真地對待婚姻,愿年輕一代,都能幸運地找到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人。

  陳耀輝:

  我猜測,日常生活里,您和夫人最常被問到的問題,一定就是你們的“長壽之道”吧?這里,我也不能免俗,想請您談談這個問題。

  李光羲:

  人活著,不要執拗。每一天都是生活最好的實踐,只要我們用心,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健康生活方式。至于那些不好的品行、不好的習慣,就要克服。人都有七情六欲,面對社會上各種各樣的誘惑,一定要選擇一條正確的人生道路,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根本的。好的生活方式、好的楷模,到處都有,只要你愿意向他們去學習。

  我們夫妻倆睡眠飲食都很好,不失眠、不挑食。我們無論走到哪里,都能較好地適應當地的環境,這樣首先就能保證身體的健康;其次,從心情上說,我們幾乎就沒有煩心的事。我們結交了好多朋友,這對我們很有幫助。

  我的生活意念是17個字:覺睡足,便排凈;少生氣,多運動;爭取有點用。現在在中國的舞臺上,我一年還能演上個百八十場的,我大概是舞臺上最老的歌唱演員了。演出、評委、講課……我一年馬不停蹄地接到各種邀請……干得最多的事,就是照相。哎喲,一天不知道照多少相。走到馬路上、超市里,到處都有人拉我們照相,我從不推辭。我要一直保持這樣良好的心態,爭取讓自己對社會、對他人多有點兒用。

33.jpg

從藝術到人生:老驥伏櫪志在千里

  陳耀輝:

  近年,您還時常去各大學、劇院講課。那么,想請您就美育問題,給今天的家長和孩子們,提出您的意見和建議。

  李光羲:

  近些年,我常到學校、機關、劇院去講座,去年到了哈爾濱大劇院、天津大劇院、淮安文化中心、湖北的藝術劇院等很多地方,還有北京的社區。其中有一堂講座題目就是《藝術道路與人生感悟》,把我自己的人生體會傳授給大家。

  對我們每個人來說,“美育”都是特別重要的。首先,德育、智育是通過理解和記憶獲得知識,而美育則直接撞擊心靈、調理人的本性。通過對美的追求,能引導孩子認識生活并熱愛生活。就像小時候,我愛看電影,愛聽歌,這些都是不用教的。因為這些是美的藝術,而且自然而然地發自內心。如果從情感領域理解,美育就是愛。

  藝術的源泉,就來自生活。所以,只有熱愛生活的人,才能更好地擁抱生活,為生活奮斗,貢獻自己的力量。我想,大概誰也不能脫離開這樣的法則,所以美育教育特別重要。我們講文化,就是“以文化人”,讓人更像人。擁有道德規范,熱愛生活,這樣才能有好的品格、好的氣質和修養,來共同完成我們的中國夢。

  我國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生前經常講,要走“科學救國,美育救國”之路,這句話對我們今天來講仍然具有重要意義。我經常參加一些畫展等藝術展覽,只要到了那樣的現場,不管你是做什么工作的,那充滿藝術氣息的環境立刻就會給你打開一個新的境界,使人恍然大悟:原來離開了利害得失,人生還有這樣的境界。我想,這樣的境界就是美的境界。受到了美的感染之后,人的心里就會產生愛。

  陳耀輝:

  您說過,50歲以后,因為改革開放,因為生活水平的提高,您才重新面對生活,審視自我。50歲,知天命的年紀,卻是您人生里的春天。您去了世界上許多名城,走到哪里,就把歌聲和笑臉帶到哪里。您不但是歌壇的“常青樹”,更是很多老年人的“人生標桿”。在中國即將邁入老齡化社會的大門時,也想請您對老年朋友們說點什么。

  李光羲:

  我現在和老伴兒已經去過了全世界250多個名城,每年都要走出去。到了一個地方,我們就買最便宜的紀念品——冰箱貼,后來家里冰箱上貼得太滿了,影響散熱才撤掉一些。

  我想一個人只要生命不息,就要奮斗不止。尤其到了我現在的年紀,凡事既要盡力而為,不留遺憾,又要量力而行,把握尺度。就像現在能盡我所能做點兒有用的事,我自己就很開心,周圍人也很高興。我想對老年朋友們說,心態、心境特別重要。如果自己思想不開化,那什么事情都能難為你,都能給你帶來煩惱。我希望包括老年朋友在內的所有人,都能以一個好的心態、好的狀態,共同追逐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!


責任編輯:蔡彥霞

一周推薦

24小時熱聞

高端訪談

頻道推薦

品牌吉林

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22选5好运三技巧 12123自编技巧 7星彩连中4个号多少钱 福建31选7开奖有没有直播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网页版 重庆时时软件破解版 竞彩胜负彩几点开奖 老北京pk赛车计划网站 北京单场开奖结果官网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表